延庆区有个“张富清” 手榴弹打坦克第一人——魏存祥
发表时间: 2019-09-29 来源: 北京延庆文明网

前排右第五人为魏存祥同志。(图片由作者提供)

魏存祥同志获得的奖章。(图片由作者提供)

  2008年年初,我的家乡旧县镇筹划出版一本人物传记的集子,用以纪念改革开放30年旧县地区涌现的时代先锋人物。集子设定了革命英雄篇、人民公仆篇、商海精英篇和基层模范篇四个章节。革命英雄,在旧县地区有两位很著名,一位是延庆籍担任县委书记的第一人姜国亭,另一位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战功卓著的全国著名爆炸英雄李明。人物确定了,只是大家觉得作为一个章节,两位人物显得有些单薄,最好再能多出一两位。这时,在场的镇领导和编写人员(其中包括县史志办的一位老同志)就开动脑筋,努力挖掘,可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这时我说,我想到一位,就是米粮屯村的魏存祥。由于我与魏老的儿子小魏是老战友,并多次去过他家,对魏老的事迹有一些了解。我话一出口,在场的那位镇领导说他知道这个人,是一位老党员、伤残军人,逢年过节时镇里曾到他家里慰问过,只是不清楚有啥儿英雄事迹。我说,他可能不是一位普通的伤残军人,应该是一位有战功的荣誉军人。我虽这么说,由于情况了解不细,仍心存忐忑。那位镇领导让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并说,如果能成,就责成我写一写魏存祥同志。

  2008年4月的一天,我约上同在延庆城里工作的小魏,回了趟他米粮屯的家,我要专门采访一下魏存祥同志。在魏老家中,我和病榻中的魏老以及魏老的老伴儿聊了很久,聊了很多,聊得很细;我一边聊,一边笔记。魏老的老伴儿把平时从不示人的3枚军功章和3枚各个革命历史时期的纪念章也拿出来给我看,更让我欣喜的是,魏老的家中居然有几页从一本军事杂志上撕下来的关于魏老英雄事迹的文字报道,这篇报道的题目是《晋察冀军区手榴弹打坦克第一人》。看到这几张印有文字的纸,我问:“这是从哪儿来的,咋就几张纸,书哩?”魏老的老伴儿说:“这是你大爷那年去部队,部队上送给他的,就这几页纸,没书。”这时我又发现,几页书纸的下面还有一张32开的手写信笺,信笺的文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司令部”。我决定把这几页文字报道的纸和这封信带回去仔细看看。

  在我和魏老的儿子小魏从米粮屯村回延庆的路上,小魏对我说:“今天要不是你来,我爹的这些事儿,连我都不知道。”

  2008年“十一”前,旧县镇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人物专集《群星璀璨耀独山》出版了,我撰写的题为《手榴弹打坦克第一人——魏存祥》,也收录其中。

  2009年清明节那一天,魏老去世了。魏老去世后,旧县镇为他组织了一个简短仪式,参加仪式的仅有旧县镇的个别领导和他的家人。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张富清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老英雄张富清60多年深藏功名,一辈子坚守初心、不忘本色,事迹感人。在部队,他保家卫国;到地方,他为民造福。他用自己的朴实纯粹、淡泊名利书写了精彩人生,是广大部队官兵和退役军人学习的榜样。要积极弘扬奉献精神,凝聚起万众一心奋进新时代的强大力量。”由此,我想到了魏老——我敬仰的魏存祥同志,他不正是延庆的“张富清”吗!

  2019年,恰逢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又是魏老去世十周年,我想把我了解到的魏存祥同志的事迹告诉大家,让我们共同敬仰、热爱、学习那些“深藏功名”“坚守初心”“不忘本色”的英雄们,并用以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用以祭奠英雄魏存祥同志!

  为帮助大家了解魏存祥同志,我首先介绍一下魏老的简况。

  魏存祥同志,1925年2月出生于河北省怀来县新保安镇,旧县镇米粮屯村人,中共党员。1945年5月参加八路军。1947年10月5日在怀来防御战中,用手榴弹一人炸毁国民党三辆坦克,被聂荣臻司令员称为 “打坦克英雄”,荣立大功。1947年4月参加正定攻坚战时作为第一梯队攻上城墙,头部负伤,并荣立二等功。1951年2月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4月,在第五次战役临津江大黑山战斗中三处负伤,其中一块弹片残留在左大腿处,直至终生。1955年5月退伍,分配在怀来县商业局工作,1961年迁入旧县镇米粮屯村务农。其参军10年间,经历大小战斗20余次,被评为三等甲级伤残军人。他开创了晋察冀军区用手榴弹打坦克的先例。

  从一尊雕像说起

  在位于张家口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某团团史室里,矗立着一尊塑像:一位骁勇的解放军战士站在敌人的坦克上,左手拽开坦克舱盖,右手正将一颗手榴弹奋力投入坦克舱内。站在这尊塑像前,讲解员向每年入伍的新战士和每一位参观的来宾这样讲述:“这位战士的原型,就是我团的前身,原晋察冀军区十二团六连六班战士魏存祥,他在1947年10月的怀来防御战中,用手榴弹一人炸掉国民党三辆坦克,被聂荣臻司令员称为‘打坦克英雄’。1951年4月,魏存祥同志牺牲在朝鲜战场上……”。这段讲解词一直讲述到1983年6月陆军一九三师建师50周年庆祝大会召开前夕。

  打坦克英雄

  1946年7月,蒋介石公开撕毁《停战协议》,对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盘踞在集宁、丰镇一线的国民党傅作义部与大同的阎锡山部会合,伺机东犯,与平津之国民党军孙连仲部南北呼应,形成夹击之势,进攻当时的解放区、察哈尔省首府张家口。

  魏存祥所在的晋察冀军区十二团,奉命在怀来南达子营至十家一线组织防御北侵之敌,他当时所在的六连负责达子营附近地区的防御。10月4日夜间,十二团在友军的配合下,经过一天零半夜的激战,在部队遭受很大损失的情况下,战斗终于出现转机,十二团开始向祁庄子方向实施反击。

  战至5日拂晓,敌人有批次地节节败退,最后一股敌人的步兵部队在三辆坦克的掩护下纷纷溃逃,我军追兵由于多是步兵,很难移越敌人由坦克组成的这道堡垒,对敌人无计可施。这时,十二团团长杨森命令拦截溃散之敌的六连派出爆破手,迅速炸掉为步兵殿后的三辆坦克。当时的部队,既没有反坦克武器,又没有打坦克经验,就是连爆炸力较强的手雷也没有。六连连长当时把炸坦克的任务交给了一班,一班长郑学珠大声问连长:“没有手雷怎么办?”连长说:“没有手雷有手榴弹,自己想办法!”郑学珠对战士们喊道:“再来两个人,跟我上!”魏存祥和另外一个战士挺身而出。郑学珠看那个战士个子矮,就点另一个和魏存祥身材一样高大的战士的名:“刘忠福、魏存祥,跟我上,每人负责炸毁一辆坦克!”他们三个人每人带上几颗手榴弹,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迅速隐蔽接近敌人的坦克。

  最先接近敌人坦克的是刘忠福,他一跃跳上坦克顶,猛地掀开坦克舱盖,拿起一捆手榴弹就往里面塞,但由于没有经验,手榴弹未能塞进坦克舱内就在外面爆炸了,弹片伤及自己,刘忠福负伤倒在地上。更糟糕的是,手榴弹的爆炸声引起坦克前方敌人撤退步兵的注意,密集的子弹呼啸着飞过郑学珠、魏存祥的头顶。这时,魏存祥已接近另一辆坦克,他开始也想按刘忠福的办法爬上坦克,把手榴弹投进坦克舱内实施爆破,但由于坦克在行进过程中左右摇摆,运动速度很快,几次尝试都未能爬上坦克舱顶。情急之下,魏存祥从身上掏出五颗手榴弹绑在一起,接连在地上打了几个翻滚,在靠近坦克的瞬间,一股脑将五颗手榴弹全部塞到坦克履带里,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坦克的履带被炸断了,这个钢铁铸成的庞然大物,卧在松软的土地上动弹不得。魏存祥用手榴弹炸毁敌人一辆坦克。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炸毁一辆坦克,也从来没有看到别人这样做过,他异常兴奋。在兴奋的同时还庆幸自己有这份运气。在战术教育课上教员曾经讲过,用手榴弹打坦克,最有效的办法是将手榴弹投进坦克舱内杀伤驾驶员,其次才是炸坦克履带。坦克履带虽没有铁甲坚固,可手榴弹的威力相对较小,摧毁坦克履带的几率也很低。但魏存祥却一蹴而就,一举成功。他太幸运了!

  按照战前的分工,魏存祥完成了炸毁一辆坦克的任务。他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自己并没有负伤。这时,他发现班长郑学珠正在接近另一辆坦克,而战友刘忠福没有将坦克炸毁自己却倒在地上,他知道刘忠福已经不能完成预定任务,便迅速向刘忠福未能炸毁的那辆坦克隐蔽靠近。可这时他发现自己身上仅有一颗手榴弹了,他很清楚一颗手榴弹要想炸断坦克的履带已不可能,只有把手榴弹投进驾驶舱里,杀伤驾驶员,才能使坦克停下来。他在冒着纷飞的子弹接近坦克的同时,捡起一把遗留在阵地上修筑战壕的小洋镐。

  魏存祥费尽周折才从坦克尾部爬上行进中的坦克,他趴在摇摇晃晃的坦克舱盖上,用小洋镐奋力撬开坦克舱盖,在敌人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拉断身上唯一一颗手榴弹的引线,他把“咝咝”冒烟的手榴弹从敲开的舱盖缝隙塞进坦克舱内。在他跳下坦克双脚落地的瞬间,听到一声沉闷的爆炸,敌人的坦克缓缓地停了下来……魏存祥炸毁了第二辆坦克。

  当他从坦克顶上跳到地上的时候,发现第三辆坦克在没有步兵跟随的情况下,碾压着松软的泥土还在运动,而班长郑学珠却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了,和刘忠福一样倒在地上。看到这般情景,魏存祥万分焦虑。现在爆破组只剩下他一个有战斗力的人了,而他现在已是赤手空拳,面对要逃走的坦克他无能为力。难道就让它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吗?就在束手无策之际,他意外地在坦克碾压过的土地上发现了一支遗弃的柴油桶,他用手掂了掂,发现桶里还残存着一些柴油。他想到这些柴油可以利用一下,可没有盛柴油的容器,总不能搬起笨重的油桶或用双手捧着柴油去追赶坦克吧。他急中生智,脱下自己的上衣铺在地上,将桶里的柴油全部浇到衣服上。

  第三辆坦克已明显发觉魏存祥的意图,它在另两辆坦克被毁后也意识到了自身的危险。坦克开始逃窜,甚至还利用自身携带的武器向魏存祥实施射击。在魏存祥逐步接近坦克的同时,坦克驾驶员在慌乱中将坦克开进一片泥泞中,坦克的速度降下来了。魏存祥追上坦克,他将随身携带的火柴把沾满柴油的衣服点燃,扔到坦克顶上,这时,坦克顶部轰然燃起熊熊大火。运动中的坦克顶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田野里四处乱窜,驾驶员在恐惧和慌乱中将坦克开进泥塘,随后越陷越深,终于动弹不得,坦克舱里的敌人乖乖爬出来当了俘虏。

  战斗结束了,阵地上一片欢呼,战士们把三辆坦克层层围住。十二团的很多战士还没有见到过停下不动的坦克——整个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十二团仅在此次战斗中由魏存祥一人摧毁敌人三辆坦克。

  此次战斗,魏存祥一人摧毁三辆坦克,俘虏七名坦克驾驶员,他本人却毫发未损,堪称奇迹。战友们和他开玩笑,说他摧毁第一辆坦克靠运气,炸毁第二辆坦克靠勇气,烧毁第三辆坦克靠淘气,没有负伤是福气。

  战役结束后,十二团举行隆重庆功大会,晋察冀军区给魏存祥记大功一次,并授予大功奖章一枚。

  魏存祥的事迹传遍了华北战场。10月12日,聂荣臻司令员来到十二团,高兴地接见了魏存祥,他跟在场的十二团团长杨森和政治委员刘国辅说,小魏是咱们晋察冀军区成立以来手榴弹打坦克第一人,是名副其实的“打坦克英雄”。

  被人遗忘的功臣

  1951年2月,魏存祥随部队从宁夏军垦农场入朝作战,其所部陆军第六十五军被编入志愿军十九兵团。魏存祥所在的五七九团入朝后,正值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志愿军十九兵团为西线兵团。

  1951年4月22日第五次战役开始。按照一九三师师部的命令,五七九团协同友邻部队强渡由英军二十九旅和部分美军及李承晚部队一个师共同把守的临津江。4月24夜间,五七九团渡过临津江,顺势追击英军二十九旅。不想英军二十九旅的一个加强连盘踞在大黑山一八零高地,上级命令魏存祥所在的六连攻击一八零高地。魏存祥时任六连副连长。

  24日拂晓,六连以隐蔽迅速的动作向敌阵地前沿接近。当六连进至距敌前沿约200米时,被敌人发觉,并在炮兵的支援下向六连阵地猛烈还击。这时连长命令魏存祥带领一排坚守高地,以火力牵制、吸引、迷惑敌人,连长带领二排、三排迅速向敌前沿阵地接近。由于敌人大部分火力集中在一排设伏方向,二三排在秘密接敌后突然发起冲击,一举突破敌前沿阵地。这时,敌炮兵支援部队以猛烈炮火向我控制区域实施打击,数发炮弹落在一排坚守的高地上,其中一发炮弹在魏存祥设伏的阵地附近爆炸,他的衣服多处被弹片打破,其中左大腿一处和腰部两处流出鲜血。他顿时感觉全身麻木,一阵眩晕,一会儿便昏迷过去。这时,一排也发起攻击,战友们从高地上纷纷跃起,而魏存祥和其他一些牺牲的战友们却趴在了阵地上。

  黑夜渐渐显出黎明,大黑山一八零高地前一片寂静。一线战斗部队追击敌人已消失在莽莽的群山里和黯淡的夜色中,后勤部队和医务人员出现在一八零高地前沿……当天下午魏存祥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九三师野战医疗队的病房里。医生问:“想吃点儿什么?”魏存祥说:“我觉得浑身疼。”医生告诉他身上有三处负伤,腰部有两处,左大腿一处伤势最重。两天后,魏存祥被志愿军后勤部运送给养的卡车护送到设在东北的志愿军野战医院。住院期间,医生对他实施了三次手术,腰间的两块弹片比较小,伤得不深,一次手术弹片就取出来了,可左大腿处的弹片紧贴大腿骨,尝试两次手术都不成功。医生和魏存祥商量说:“腿上的弹片入肉很深,已经无法取出,可弹片遗存在体内你的左腿就会烂掉,我们建议还是把左腿锯掉吧。”魏存祥听说要锯他的腿就急了,说:“我刚二十多岁,你们把我的腿锯了,以后我既不能打仗也不能劳动,就成了废人。我不干!”医生说:“弹片留在体内会危及你的生命,再说,就是长好了也会长期折磨你,让你痛苦一生。”魏存祥坚决不同意锯腿!弹片便从此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三个月后,志愿军野战医院的一位领导找到魏存祥说:“小魏呀,你的身体基本康复,现在就是修养了,我们给你提供几处疗养院,看看你愿意去那里?”医院领导提供了几个伤残军人疗养院的具体地址,其中一处是位于张家口附近沙岭子的荣军学校第二分校。魏存祥问什么是荣军学校?医院领导说,“荣军学校”是“荣誉军人学校”的简称,也叫“革命伤残军人学校”,是国家为革命伤残军人创造就业条件而专门设立的教育培训机构。魏存祥知道沙岭子离他的家乡怀来县新保安不远,就同意到荣军学校第二分校去疗养。

  1953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步兵五七九团奉命从朝鲜回国。团里的战友再也没有人见过魏存祥,他也不知道他的部队开赴到了哪里。

  1953年春暖花开的季节,二十八岁的魏存祥和比他小十岁的姑娘姜淑兰在荣军学校第二分校的军营里结婚了,新娘是延庆县米粮屯村人。

  进入和平时期,步兵五七九团开始丰富团史。在战争年代,由于客观条件所限,军史一般都是口口相传,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五九七团在整理团史时没有忘记一人用手榴弹炸毁敌人三辆坦克的“打坦克英雄”。若干年后,他们通过走访老首长、老战士,回忆起那位英雄的名字叫魏存祥,听说他从小父母双亡,也没有结婚,在抗美援朝大黑山战斗后就和部队失去了联系,可能是在朝鲜战场上牺牲了——“打坦克英雄”魏存祥就这样被人们遗忘了。

  回乡当农民

  1955年5月,魏存祥脱掉穿了10年的军装,离开荣军学校,转业回到地方,被分配在怀来县商业局工作。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看他腿瘸,大伙知道他是一名伤残军人,就不安排他干重体力活儿。至于“打坦克英雄”、荣立过大功这些事儿,他不提,别人也不知道。到了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后期,国家提倡城市非农业人口返乡支持农业建设,减轻国家负担,魏存祥主动向组织提出要求,返乡当农民。妻子说:“你立过功,又在部队上负了伤,咱们就别回乡了。”他却说:“我没有文化,当农民比在这儿工作更合适。”于是,他便和其他返乡的职工一样,带着已经是居民户口的妻子和儿子坦然地回乡“支持农业建设”了。由于老家怀来县新保安已经没有了父母,他便和妻子一起回到延庆县米粮屯村安家落户,共同赡养妻子的母亲。

  回到米粮屯村的魏存祥是一名普通农民,他和社员们一起干农活、挣工分,平等参与劳动成果分配;农村实行生产大包干后,家里分得几亩地,他便和老伴儿一起种责任田。后来,国家经济好转了,民政部门按三等甲级伤残军人的标准,每月发给他6元钱的伤残补助金。到了老年,魏存祥身有伤残,又常年有病,还好,医疗费政府全额报销。1977年,他唯一的儿子高中毕业了,妻子对他说:“你能不能找一找县里和上边领导,跟他们说说,给儿子找一份工作?”他说:“我和部队早已失去联系,谁认识我?当个农民也挺好!”后来,他们的儿子参军了,魏存祥又说,能当兵,更好!

  魏存祥在米粮屯村生活了几十年,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位伤残军人。

  归队的战士

  1983年夏天,魏存祥终于见到一位他原部队的老首长,这位老首长便是他打坦克时所在团、晋察冀军区十二团的团长杨森。此时杨森任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

  抗日战争时期,晋察冀军区十二团长期在平北地区同日寇作战,延庆地区同样是他们打击日寇的主战场,十二团自然也吸收了很多延庆籍的战士,杨森在延庆有很多老战友。

  杨森在北京卫戍区工作期间,几乎每年都要来延庆看望老战友。1983年春节前,杨森到旧县村看望同是十二团八路军老战士的伤残军人李德祥,闲谈中他们回忆起战争年代的很多人物和战斗经历,无意中杨森谈起在怀来防御战中用手榴弹炸毁敌人三辆坦克的魏存祥。李德祥告诉杨森说,魏存祥没有牺牲,他从部队转业后落户到了延庆县,现在就在米粮屯村——李德祥虽也曾在十二团,但魏存祥入伍时,他已经离开老部队。杨森听说后十分兴奋,说没想到魏存祥还活着,今天没有时间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他。

  1983年5月,杨森接到老部队的邀请,说6月7日是一九三师的前身红一师建师50周年纪念日,一九三师要举行隆重的建师50周年纪念活动,杨森作为原十二团的老团长和原六十五军的老军长被邀请参加此次活动。这时杨森想到了“打坦克英雄”魏存祥。魏存祥是十二团的英雄,同时也是一九三师和六十五军的英雄,自然应在邀请之列。

  5月中旬的一天,杨森和警卫战士带着米面油等一些日常食用品来到魏存祥家。杨森见到魏存祥后的第一句话是:“小魏呀,你还活着!”魏存祥用粗糙的手掌抹着眼泪说:“杨团长,你咋来了?”杨森说:“我是来接你回部队的。”他把一九三师将要举行建师50周年纪念活动,邀请魏存祥参加活动的事说了一遍。魏存祥为难地说:“部队上的人谁还记得我呀?”杨森说:“我记得你,部队也记得你这个‘打坦克英雄’”。魏存祥的老伴儿在一旁说:“杨团长,我和老魏结婚这么多年,从没见他哭过。”

  魏存祥和杨森共同回忆、诉说着1948年年底他们分别后的生活和经历。这时,魏存祥从柜子底下翻出6枚轻易不给人看的军功章和纪念章。杨森说:“这么多年你和部队失去了联系,我给你出一份证明材料,我来证明你是功臣。”杨森让警卫员找来笔和纸,他写了一份《关于魏存祥同志在怀来防御战斗中立大功的证明材料》。材料在叙述了魏存祥炸毁敌人三辆坦克的经过后写道:“由于当时战场环境恶劣,战斗非常频繁,部队建制随作战需要随时转换,再加上对作战有功人员奖励手续不健全,魏存祥同志在怀来防御战中立大功一事被人遗忘了,我作为当时团里的主要领导直接参与了这次战斗指挥。庆功会上,时任政委刘国辅给他发了一枚大功奖章,这都是事实……” 十几天后,魏存祥收到了一九三师政治部发来的参加“红一师建军50周年”纪念活动邀请函。

  1983年6月7日,魏存祥作为一九三师建师以来25位英模代表之一参加了“红一师建军50周年”纪念活动。离开部队30多年后,魏存祥又回到了他的部队,回到他战友中间。活动期间代表们参观了五七九团团史室,当大家围拢到那尊解放军战士炸坦克的塑像前时,团里的领导指着雕像上的战士问:“魏老,您看这个战士像您吗?”魏存祥围着塑像转了一圈,左看右看最后说:“不像,我把手榴弹塞进坦克舱里,跳下坦克车就跑啦!”

  生活中的一些琐事

  魏老回了一趟老部队,仅此一趟。在离开部队时,部队领导说:“魏老呀,您岁数大了,又生活在农村,有什么困难可要跟我们说。”可魏老从来未向部队和地方政府提过任何要求。

  1995年,彩色电视机已经在农村普及,可魏老家还在看黑白电视。这时魏老的身体已不太好,整天闷在屋里。一天,魏老的老伴儿谎称进城办事,就背着魏老来到张家口的部队,找到部队领导,弄回一台“牡丹牌”彩色电视机。魏老知道后,非逼迫老伴儿把电视机退还给部队。他老伴儿没辙,只好将电视机放在刚刚从部队转业,在城里安家的儿子的家里。过了一段时间,儿子又给他们买了一台电视机,才把事情糊弄过去。

  魏老的儿子小魏参军后,在部队提干了,部队在广东,离家远。老首长杨森了解情况后,对魏老说:“你们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儿子在那么远的地方当兵,我把他调到离家近一点儿的部队,好照顾你们。”魏老说:“不可,当兵的都调到离家近的地方,部队还不乱套了,谁还保卫边防?”

  魏老年纪大了,患有咳喘病,再加上左大腿那块未取出的弹片时时作怪,需要常年服药。还好,魏老的医药费由政府全额报销。魏老年纪大,老伴儿年纪自然也不小,没有大病,小病不少,她悄悄地用魏老的医疗证给自己开了两回药,魏老知道了,很不高兴,就把医疗证要过来,装在贴身的衣服兜里。老伴儿开玩笑说:“瞧你小气劲儿。”魏老说:“公费医疗是国家照顾我的!”

  魏老回了趟部队,对于他来讲只是换了两天干净衣服。回到家,他把平时的衣服一穿,又下地干活了,至于军功章、部队带回来的照片、老首长杨森的证明材料,统统被锁在了柜子里,从不示人。地方政府不知道他是功臣,村里人不知道他是功臣,甚至连他儿子都不知道他是功臣……(延庆区文联 赵万里)

责任编辑: 郭奇凡

主办单位:北京市延庆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工作组
E-Mail:yqxwmbcjk@163.com Telephone number:86 - 010 - 69140012
ICP 备案序号:
北京通州文明网 白银文明网 崇明文明网 海城文明网 重庆合川文明网 巢湖文明网 郴州文明网 广西文明网 定州文明网 重庆南岸文明网